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Z生活人 >从惊心童年到家暴婚姻‧扬眉女子坚强挺过

从惊心童年到家暴婚姻‧扬眉女子坚强挺过

分类:Z生活人 作者:
从惊心童年到家暴婚姻‧扬眉女子坚强挺过不被祝福下诞生的帕洛玛,没因父母坚持的爱而获得上天眷顾,相反的,她有过一段惊心动魄的灰色童年。“我父亲在我5岁那年精神出现了状况,他每天妄想我母亲要杀害他,因而不停地伤害我的母亲。”帕洛玛痛苦地回忆着。父亲的反常,曾让他们全家大小沦落街头、身心饱受煎熬。为保住了性命,某天母亲反锁了父亲,带着五名子女向大使馆救助,这才逃离了父亲的魔掌。但对帕洛玛而言,这并非一场恶梦,反而,是一种让她变坚强勇敢的生活。她说,她爱她的家庭、她的生活,甚至也深爱着她的父亲,虽然他曾给他们很大的伤害。长大后的她对婚姻充满了恐惧。不幸的是,她6年前也遇上了对她施暴的男人,并在痛苦中结束这段婚姻。帕洛玛(Paloma De Los Reyes)有一个很戏剧化的人生。至今,这道可怕、痛苦的童年阴影依然紧紧烙在她身上。34岁的帕洛玛是在不受亲人祝福下出生的孩子。“我父亲是哥伦比亚人,母亲是西班牙人。三十多年前,我的父亲是名音乐家,他长得很英俊,很有才华,在电视台工作的他当时和我学习艺术的母亲有一场美丽的邂逅,相爱的他们却受到家人激烈的反对,于是,他们私奔了。”她说,母亲生长在一个非常保守和传统的家庭,也是很虔诚的天主教徒。他们接受不了也强烈排斥有着哥伦比亚血统的父亲,母亲在别无他法之下,只好狠下心肠跟随父亲到哥伦比亚一个农场隐居。“他们非常相爱,婚后放弃了一切的名利,在山上的一家农场内靠养牛讨生,过后也生了我们5个孩子,而我则是家中的长女。这个身份,也注定让我的家庭在陷入悲剧之后,我也不得不扛下和承担一切。”被房东赶出流落街头事实上,回忆起这段触目惊心的童年,帕洛玛说除了极度的悲伤和恐惧,但也有很多的甜蜜。“我父亲在我5岁那年精神出现了问题。病发时,他时时刻刻都在妄想着我母亲要杀害他。每天都在提心吊胆地说道,我母亲会下毒杀害他。”她说,她的父亲在没病发时,行为正常,是一个非常温柔非常爱家的好父亲。她说,自己一直都是父亲的心肝宝贝,父亲每晚都会在家非常有耐心地教她念书,并时常都教育她:“你活着的时候,要儘量学习。学习会让你成为一个更好的人。”父亲的情况日益严重,后期他更不时和人发生冲突,不但没了工作,后来,他们全家更被房东赶了出来。在没钱也没容身之所下,他们全家狼狈地沦落街头。“我当时只有6岁,我妹妹还只是个婴儿,我妈为了我们,每天都到一家家餐厅去乞讨食物,别人丢弃的剩饭菜,就是我们每天的三餐。”至于她父亲,他也很努力地在找工作,但常常也只撑了一两天。拼命阻父亲伤害母亲“当时哥伦比亚的治安不太好,街边有很多的吸毒者,我虽然只有6岁,但我也替妈妈扛起保护弟妹的责任。我们就在这种极度狼狈不堪的情况下,生活了整整一年。”一年后,祖父母把他们接回家住。而父亲病情却没因而好转,反而变本加厉。而幼小的帕洛玛,每回在父亲伤害母亲时,都会拼了命,用自己弱小的身体来阻挡父亲。她说,父亲是如何伤害她母亲,她已经不想再提起,除了那时她还小,记忆已经模糊,更大的原因是,那是一段她永远都不想再去碰触的伤口。“我只记得有一天,母亲趁父亲去工作室时,命令我立刻去反锁父亲的房门,之后她就死命地带着五名孩子往外逃,从小市镇逃到城市去,天天睡在大使馆外,向他们救助。”不久,大使馆成功联络到母亲的家人,她说,阿姨后来买了机票,安排他们回到了西班牙。“回来后,我们就和外公婆一起居住。然而,因种种因素,我们一直都受到不友善的对待。”而她,就是这种极度恐惧、不安和悲痛童年中成长和活着过来的。前夫有暴力倾向结束婚姻印度疗伤虽然有段痛苦的婚姻,但帕洛玛的母亲和她一样是个乐观的人,她说:“妈妈常告诉我,这世上还是有好男人,要我勇敢去追求。”所以,6年前,帕洛玛恋爱了,不久后就毅然和深爱的对方走进了婚姻。“婚后不久,我才发现对方有暴力倾向,对方重重地伤害了我,很不幸的,我和母亲陷入了一样的情况。”她说,她并没告诉母亲前夫的暴力行为,她不想看到母亲再次的伤心、难过。所以,3年后,她果断地结束了这悲痛的婚姻,当下收拾行李远离西班牙,到印度疗伤去。灰色童年不埋怨到多个国家旅行,见到很多比她更贫苦更悲惨多倍的孩子,她说,她更认为,自己其实非常幸运。“我从来不怨上天为何给我这样一个灰色的童年。而且,如果有天我死的话,我相信我会带着满足的笑容离去。”她说,妈妈和她一样现今都活得很坚强很快乐。60岁的她还不想退休下来,目前是个充满活力的房地产代理,而弟妹们也都非常争气,有着很好很快乐的人生。“这因为我们经历了这些,我们更像个战士一样地努力活着,最痛最怕的,我们都已经克服,没甚幺可以难倒我们。”喜遇现任丈夫嚮往农场生活到印度的第4天,她就遇到了她现任的丈夫汤姆。她说,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缘份,而汤姆,是她遇上最好的男人。“他是名摄影师,爱好旅行的他常到各个国家去寻找灵感。他是个让我感觉温暖的男人,自认识他后,我们就一起旅行兼工作,再也没分开过。”她说,现在的生活是她认为最美好最快乐的阶段,她很享受并同时拥有了很多的爱。“我有很爱我的家人和丈夫。我最嚮往的,就是和他一起在一个农场中生活,农场内养有很多的动物,然后,生很多的孩子,就这样美好地生活着。像我和弟妹当年一样。”性格狂野外公视为没教养帕洛玛说,外婆是个好人,但外公是个思想非常守旧的人。重男轻女的他一直没很好的对待母亲与她的孩子。“我们自小在很自由自在的农场长大,性格都比较不拘小节、狂野,对外公来说,就是一群没教养的孩子。所以,我在不被重视不被认同的环境中长大,也更造成了我日后更坚强更独立的性格。”帕洛玛说,她14岁就出来工作,半工半读的她,任何工作都愿意去做,不管是清洁工人又或者餐厅侍应生,只希望能减轻妈妈的负担和让弟妹有更好的生活。“我比任何人都要努力,日子再苦,也告诉自己一定要撑下去。因为我知道,除了妈妈,家中就仅靠我撑着,这就是我的生活,必须去坚持去完成的生活。”她23岁时,她们就离开外公外婆的家,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很幸运的,她最终还完成了大学,她还能选择了自己最爱的艺术、历史和哲学,快乐地朝自己的方向奔去。父在面子书寻人帕洛玛没勇气相见帕洛玛说,这二十多年来,她们再也没见过父亲。但父亲曾试过在面子书上尝试联络她,但她实在提不起勇气去见他。“我不恨我父亲,可以说我非常爱他,更非常非常地想念他。但他对我们的伤害实在太大,在找不到一个可体谅他的原因前,我并不想再见到他。”她说,母亲也从未恨过父亲,但这段不堪回首的过去,对她实在有很大的阴影,所以,她不愿再回首。“她虽然体谅我父亲,但这是她失去一切换回来的婚姻和感情,最终却让她严重受伤,她很痛,更是遍体鳞伤。“我其实知道我父亲在哪里,也曾尝试去明白他,但在未了解情况之前,我暂时没办法去面对他。”没放弃自己人生冀当出色瑜伽导师虽然有段最痛苦的童年,但帕洛玛并没放弃自己的人生,她说,她一直都活得非常积极。“我很认同我父亲的那番话。活着的时候,一定要努力去争取自己所想要的,努力地学习,学习会让你成为一个更好的一个人。”学习成为更好的人她说,和汤姆到处旅行的日子,她做过很多有意义的工作,包括她曾当过带给孩子欢笑的小丑。“我曾有过很快乐却同时很痛苦的童年,我很希望,看到每个孩子都有个美好快乐的童年。”目前,她也在印度进修瑜伽。当一名最出色的瑜伽老师,是她目前生活最大的重心。而大马的槟城,则是她和汤姆旅游的其中一地点。接下来,他们将重返印度,再为她的瑜伽理想继续冲刺。/副刊‧报导:林春莲‧2011.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