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Z生活人 >公平,是一个多幺艰难的决定

公平,是一个多幺艰难的决定

分类:Z生活人 作者:

◎毛树芳/台中慕义堂会友

以为是一齣世纪灾难片,再一次近距离观赏电影看到人的渺小和无能为力;以为无法抑止的热泪是从同理心发出对千万死伤者的悼念,其实不然。

我相信人绝对明白自己的有限,但对于自己的存活是否是倖存的认知,实难以撼动人落下感激之泪,人的骄傲常使我们的同理心难被唤醒。

忘不掉的震后伤口

天崩地裂的大地震,地面像张开了大口吞喫了活人一般,造成惊悚的23秒,这23秒崩裂了多少的幸福家庭。

观影,把自己放进这一场惊心动魄里,知道自己有些东西也跟着被破碎了,那些紧紧握住,自以为能存到永远生命里的坚固营垒,像余震般,电影散场仍在后来的日子里摇撼鬆动。

生命记忆里,有多少的忘不掉,是不愿意忘掉,把我们困在自舔伤口的委屈不平,比死更坚的恨意里,日日年年,折腾了自己也带给别人磨难!

倒榻的一块水泥天花板,重压着一对龙凤胎姊弟,从层层崩裂石板块里窥探,弟弟发出微弱的求救声,姊姊只能以小石块敲打地面发出声音。

救援人员说,只能选一个,从那一边把水泥板搬动,另一边可能就不保。妈妈呼天抢地的说:「两个都要救」,分分秒秒流逝,妈妈却被迫作了艰难的决定:「救弟弟!」

这最后艰难的决定,像刀一样,划破了女儿对母亲相信的爱,「救弟弟!」传进姊姊耳里,像无声宣告着:「妈妈放弃了我」。

泪无声的从眼角滑过蒙灰的脸,滴落在地,小手不再对渴望活下去发出求救讯号,许多如死般坚毅的恨,静悄悄的在这一刻埋下了,无声无息的,除了自己没有人知道。

连生命都让出来了

可能只是差几秒生出的生命,被冠以姊姊为名,就被这世界赋予理所当然要让的使命。

有人欺负弟弟,姊姊挺身而出让弟弟受保护;食物不足要分享时,要让弟弟先吃;存留还是放弃的那一刻,连生命都被让掉了。

地震来临前那晚,厨房水盆里有两颗洗净了的红柿,傍晚,被从外奔跑回家的弟弟顺手偷捞吃了一颗。夜里妈妈捞起剩余的那颗,没多想的就给了弟弟,姊姊不平的说「弟弟吃过了!」「让给他吧!明天妈再给你买去!」就那晚,那晚的23秒过后,明天就不再只是明天!

妈妈抱着挖掘出来小姊姊的身躯,哭喊着说:「对不起!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至此,妈妈以为与她挚爱的女儿死别了,哪里知道这孩子坚韧的存活了下来,坚不开口,连名字都不说的被收养,离开了故里。

养父母以为她对过去的事全然不记得了。养母过世后,养父鼓励她回家乡去寻寻亲人。

「不会全不记得了吧!应该还有人的,回去找找吧!」

「爸!我不是不记得了!我是忘不掉啊!」多少人是如此抱定一生相恨的活下去,生命有多少这般坚固营垒,无法也不愿意被摧毁啊!

卅二年后,四川再次天摇地动的大地震,把她这远嫁他乡,比死还坚定的恨意如春雪般震融了。她其实没有被遗忘也不是被放弃了,她以医护人员的身分返家乡救灾,没想到搭上也投入赈灾的弟弟这条生命线。

没有欣喜、没有怀抱任何期待,回家一进门,她就看见自己被当成遗照时的照片前,放了一盆洗净的红柿,妈妈轻唤着她的名说:「登啊!那是给妳準备的,妈妈答应说要给你买的」,顺着妈妈的声音回头,只见妈妈折了双腿一跪说:「对不起啊!妈妈跟你说对不起啊!」

酝酿已久的一声对不起

这些年妈妈守着这方土地,无论如何都不搬离,等的就是这不知能否等到的一天,实现那句「明天再给你买颗红柿」的承诺, 对孩子说一句对不起。

看到恩重如山的母亲向孩子的这一跪,我的眼泪开始决堤,纵有千万个对不起,有多少妈妈明白孩子也需要你的一句对不起,才能再次肯定自己存在的自我价值,生命才能再有力量的往前走。

父亲的坟旁,她的衣冠冢里,埋了母亲多年的对不住、到不了的爱。

打开那牛皮上扎着的绳索,整齐堆叠着蒙了灰成套的新教科书,弟弟缓缓的说:「每年开学妈妈给我买新书时,也会同时给你买一套,从小学一直到高中」。

一剎时,她无言羞愧的放声哭了起来,这些年一切的委屈全然释放,卅年来自己紧紧抓住,折磨着自己、也不断折磨母亲的仰天长恨啊,是那幺无须且让人羞愧呀!

32年来从没在心头里打转过的一句话「对不起」!

她紧紧拥着这陌生又熟悉母亲的身躯,泣不成声的喊着:「妈妈啊!对不起!」「妈妈!对不起!」

「一个女人有几个卅年啊,这些年你怎幺过的阿?」

「我过得挺好的啊,真的!」

「我若过得灯红酒绿的,那可就真对不起你了!」母亲的一颗心啊!真是深深的揪疼了我心…

所谓的公平啊!对一个母亲而言,是多幺艰难的一个决定!

手心手背都是肉

我们一家人一起看完这电影,只有我一个人泪流不止,以一种母亲之姿全然明白揪心之痛的泪流不止,对即将进入青春期的儿子说:「宝贝!我知道你很难感同身受,但是,妈妈真的要跟你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你常跟妈妈要公平,妈妈又何尝不想?但是,你知道有时候公平就是这般艰难的决定…」

我真是想大声疾呼,每个当妈妈的,特别是有两个或以上的孩子的妈妈,都来看看《唐山大地震》,觉得难为的真的不只你,原谅自己偶有的偏心,这不啻是人之常情!

我对儿子说:你觉得我们对你比对妹妹严格,跟你和跟妹妹的互动方式也不一样,因此你就认为我们偏心;然而年龄上的差距,真的很难让你明白是造成你觉得不公平的原因。

你看到一个可爱的小宝宝,就可能会用可爱的方式抱他摸他,但对一个大哥哥你就不会用相同的方式。

喜欢是一种感觉,不能勉强,但是可能很快就会改变就会消失。但是,爱就不一样,我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爱你,不是一种感觉,是真实的。你一定要记得,不论发生什幺事我们都爱你,上帝也是这样跟我们约定,祂的爱永不改变!

生命重整 重新得力

生命的艰难,真是我们的无能为力,有多少自以为是的委屈,深深伤害我们的一句话,一个决定,一番作为,把我们困在钢铁般看不见的牢笼里。

生命如果被别人放弃了,以为至少还可以紧紧抓住不原谅,自傲的继续活下去。然而时间过去,年华流逝,究竟有什幺可以跟随着时间往前走?什幺仍永远停留?

每个人的生命是不是都该经历一场如「唐山大地震」般的鬆动重整,破碎那埋藏在心深处许许多多的自怜和怨恨,可以重新得力,如鹰展翅,更自由的翱翔!

图片说明:电影中的母亲(中立者),在地震中为着要救女儿或儿子,内心承载了多年愧疚,直到女儿多年后回到家乡,心中大石才有机会放下。(博伟电影提供)

2010.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