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Z生活人 >印度的「厚脸皮」硬道理,与台湾的「歹势」文化

印度的「厚脸皮」硬道理,与台湾的「歹势」文化

分类:Z生活人 作者:

「你们不需要更多的人,台湾人在印度的数量已经很够了,你们需要的是团结起来!」我们一群台湾人在印度人妻H家聚餐,说起了印度政府去年八月终于开放台湾人申请许可,进入印度北方位于拉达克地区的班公湖(Panggong Tso),那里是宝莱坞电影《三个傻瓜》的最后场景,因为位于中国与印度尚未划定的边界而具有高度的敏感性。虽然印度政府推出了这项对台湾公民友善的新措施,却还是有台湾人直接被官员以护照上印着「Republic of China」为由拒绝,这种个案让大家非常困扰,H的丈夫N在旁边细听我们说话,突然就蹦出了这幺一句话。

「你们应该要有一个组织,例如台湾商会或是单纯在印度的台湾人联谊会,写一封信去给印度的内政部,告诉他们『台湾人』遇到了这样的问题,『台湾人』觉得印度此举对台印关係发展不利,『台湾人』觉得这样子对旅游不利,『台湾人』觉得应该要和印度互利共赢,只有便利才能够促进投资和发展。」N开着玩笑说,管他什幺不知道从哪里生出来的组织,看起来要比个人的抱怨或投诉要来得更像一回事,他提到了一个重点——以群体的力量发声。

每次谈到台湾人在印度的数量,我们总觉得小得很没有存在感,就以印度首都新德里来说,长驻的台湾人也不过一百人上下,大家各自忙着开拓市场发展事业,就连在工作上困难也只能埋头苦干了,更何况是旅行上遇到的麻烦,当然也就含泪吞下,顶多在这种台湾人相聚的场合里互吐苦水,拿来当聊天的说嘴材料,骂一骂那个「该死的」印度政府就算了,然而N并不这幺认为。

「如果你们是用一个组织的名义抗议,印度政府哪知道组织里面有几个人?说不定那个商会或联谊会也不过只有五个人,但那可是一个『群体』的声音!单一个案他们可能会觉得就只是一件小事情,随便打发了事反正也没什幺影响,如果是『台湾人』不停的抗议,不断地发声让他们听见你们的声音,自然而然这好像就变成了一件大事!印度政府也会开始觉得这是否会影响与一个国家的关係!」N过去曾经担任跨国银行高层,他所说的这一套理论真的非常「印度」,我在想,或许某种程度这种「群体」概念,也是为什幺印度人在世界各国,总能够闯出一片天的原因。

刚开始来到印度的时候,我一直对于印度友人太过于贴近我的生活而感到不自在,特别是无论做什幺事情都要找我「一起」,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看星星、一起过节、一起走路出去巷口,什幺鸡毛蒜皮的小事情都要一起,甚至很常出现那种每天问候「早安」和「晚安」,在台湾根本就只有热恋情侣才会有的行为,因为你从张开眼开始,一直到晚上睡觉为止,都是和大家「一起」的!印度人没有什幺恶意,他们并没有想要侵犯你的自由时间或个人隐私,因为他们甚至没有想过,他们所习以为常的群体生活与群居行为,对我们来说居然会是一个问题。

但也正因为「很爱一起」,印度人很容易把一件事情「弄大」,当然有时候就只是一片混乱,举一个印度街头常见的景象为例,如果有一辆档车不小心与一台汽车相撞了,就会有几十台经过的档车立刻团团围住肇事车辆,因为这可是「大家的事」!这从印度人很常多管闲事也可以看得出来,例如在地铁站经常有人卡刷不过,后面的人就会拿自己的卡帮对方刷,结果对方过去了自己却卡在机器前面一样。

这种「帮倒忙」的情况确实不少,但是印度人的团体行动特性,也让他们无论到了哪一个国家在哪座城市落脚,总会组成庞大的的印度人社群,藉此建立资讯交流的平台,并以「印度人」作为一个群体发声,形塑成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之前网路上就曾有文章讨论,为什幺在美国的印度社群可以如此茁壮,发展甚至要比华人来得更好?其中一个主因就是因为印度人团结喜欢「抱团」,总是一个拉着一个的做事,而这从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每次出访各国,几乎都能在当地号召成千上万的印度人群体,举办一场宛若巨星演唱会般的演讲看出端倪,而这也正是N所说的「团结起来」,无论人数多寡,聚集起来发声就能形成一股力量,特别是在其他国家势单力薄之际,更应该採取这种策略。

印度人从小就生活在群体生活之中,即使随着人们离开家乡移动到其他城市,小家庭开始增加,但是三代同堂的家庭结构还是相当普遍,家族与个人几乎脱不了关係,更不必说村庄与社区里,所有人都彼此认识相互熟悉,我的摄影师就曾经说:「我如果在我家外面的路上做了什幺不好的事,随便社区里面的哪一个长者都可以教训我!我们虽然住在新德里,但是我们住的地方叫做『城市里的农村(Urban Village)』!」连大城市中都是如此,更不用说印度各地这种已经被发扬光大而内化成为民族性格的群体性。

台湾女婿N除了提到群体与团结的重要性之外,也提到另一个重点——发声,不只是要群聚在一起,还要对外说出来!

台湾人相对于印度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含蓄的民族,用闽南语来说可能是有一种「歹势」的文化,我们很容易感到不好意思、怕尴尬而默不作声,顶多就是嘴上碎念几声,虽然出现了点麻烦,但是为了不要再增添更多麻烦,就摆摆手说声「算了」让一切随风而去。然而事情并没有解决,又或是解决的A的问题,又再次发生在B的身上,或许台湾人「歹势」的文化性,也强化了我们对印度人「不要脸」的厌恶,然而印度人可不这幺想!

印度人很能讲、很爱吵也很好辩,他们口若悬河天花乱坠的三寸不烂之舌举世有名,台湾人来到这里经常受不了这一套,他们无论懂还是不懂,总能够讲出一套自己的理论,不一定要说服人,但就是要争个脸红脖子粗达到意见交换的目的;他们无论有理还是没理都能吵,吵不一定要赢,但是自己的意见一定要说出来,最后综合各方意见找个解决方案;他们什幺都能辩,连自己都不接受的理由都能成为理由,然而只要有一点点机会可以往他的目标迈进一步,印度人可不会放过。

最近在印度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中,就有一个让我啼笑皆非的例子,为了节省时间并增加效率,印度外交部规定在记者会中,每个记者都只能提问一个问题,结果有位印度记者举手说:「我上次没有来,请问我这次可以问两个问题吗?」印度人就是敢拿这种理由来「试试看」,从台湾人角度看来真是厚颜无耻,上次记者会没到不打紧,居然还敢以这个当藉口要问两个问题,但对印度人来说,他就只是尝试看看,从自己的角度发声,没準还真让他达成目的!

有一次我跟製作人的老公说,印度职场上似乎经常看到同事们吵到像是要把天花板掀掉一样,之后却像没事一样还可以一起喝杯奶茶,在台湾如果我们和别人吵架,即使只有一句难听话,以后大家也再也不用当朋友了,所以除非逼不得已,我们其实会极力避免冲突的发生。「那你们怎幺会知道对方在想什幺?」我製作人的老公一脸疑惑,「那你们如果真的有不满,都怎幺处理呢?」

「转过椅子,在自己的脸书上贴文狂骂,而且还封锁对方让他看不见那篇贴文。」当我说出这个台湾普遍的上班族「反射」行为时,我製作人的老公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大的说:「那对方永远都不会知道啊!」「或许透过别的事情,在言谈或是处事上我们会知道对方的不开心。」「这也太难了吧!为什幺不说出来呢?你们没有沟通啊!谁会知道呢?」看着我製作人老公惊讶的表情,我不禁大笑出来,是啊!其实我们的荒谬也不比印度人更少。

我们平常受不了印度人的那些吵、闹、诡辩和永远的一大群人,其实「厚脸皮」的他们才是「脸皮薄」的我们反思的对象,文化冲击是到每个新的国家必然发生的事,来到印度这样一个主打「Incredible India」的神秘国度更经常让人「冻未条」,但是这个吸引全球投资人目光的新兴经济体,这些以作商业手腕着名,在美国硅谷打出一片天,又在全球有着强大群体组织的印度人,确实有他们的生存之道。回看我们源自儒家思想的各种温良恭俭让所形塑的「歹势文化」,会不会我们最珍惜的那些「美德」,过度诠释与过度扩散之后,反而成为我们走向世界舞台的那颗石头呢?